江苏连云港化工园整脱期内仍变乱频发污染近况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化工污染
江苏连云港化工产业园的标志性建筑,远处是一座连着一座的化工企业。闫峰/摄 被倾倒在拆迁垃圾废墟里的化工废料,远处是国控污染企业兴鑫钢铁公司。距此不足1公里,就是化工园
江苏连云港化工园整脱期内仍变乱频发污染近况

江苏连云港化工园整脱期内仍变乱频发污染近况

  江苏连云港化工产业园的标志性建筑,远处是一座连着一座的化工企业。闫峰/摄

江苏连云港化工园整脱期内仍变乱频发污染近况

  被倾倒在拆迁垃圾废墟里的化工废料,远处是国控污染企业兴鑫钢铁公司。距此不足1公里,就是化工园区的管委会。闫峰/摄

  出了G15沈海高速的灌南东出口右转,就进入新港大道,顺着导航的指引,在显示距离目的地还有7.3公里的地方,一股淡淡的异味儿便“挤”进了车厢,附近南腰庄村的村民告诉人民网记者,那是从远处的化工厂里吹过来的“化工味儿”。

  去连云港灌南县采访化工厂污染问题,一是源于近期不断接到的群众举报,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是想实地看看,这个因“环境问题”而被江苏省环保厅挂牌重点督办后,又在半年内连续发生三次火灾事故,还被江苏省省长石泰峰暗访过的连云港化工产业园,究竟是个什么样子。

  3月1日下午,一场罕见的大风裹挟着雨雪,袭击了中国东部沿海的大部地区,但却依然没能吹散乐清谷(化名)家屋里屋外那股浓浓的“臭鸡蛋”味儿。

  “一看你就是外地来的,没关系,闻久了就习惯了,我们都是这么过的。”看着记者不停地流眼泪并且咳嗽,好心的乐清谷从屋里拿来一条毛巾,“刚洗的,很干净的。”记者接过毛巾后,手在距离面部几公分时又迅速移开,因为毛巾上的“化工味儿”似乎与空气中的差不了多少。

  初次去位于连云港市灌南县堆沟港镇的化工园,如果“听”导航的,它引导去的终点是S345省道上“江苏连云港化工产业园”的标志性雕塑所在位置;而如果从腰庄村附近的那个十字路口沿老的新港大道直行,在距园区还有约4公里的刘庄小学门口往东看,你会发现前面所有村庄都被笼罩在一片淡蓝色的“薄雾”里。董沟村的村民说,那些“薄雾”就是化工厂和钢铁厂排放出来的,“几乎终日不散”。

  乐清谷所在的十队村,是距离化工厂最近的村子,被众多的化工企业从东、北、南三面包围着,除十队村外,还有相对远一点儿的大咀、黄姚等村。“现在除了刮西风还好一些,其它时候都是这个样子的。”作为十队村为数不多没搬走的住户之一,乐清谷说她已经在此闻了快二十年的“脏空气”,她说自己的鼻子已经失灵,“闻不到有什么怪味儿了。”“最早的时候只有一两家化工厂,离我们村子比较远,只有刮东风的时候才会有味儿飘过来,后来化工厂越建越多,直到把村子全包围在中间。”

  在化工产业园管委会以西,有大面积的拆迁废墟。乐清谷说,那些都是大咀、十队、黄姚等村子的村民被迁走后留下的。为什么要拆?乐清谷表示很可能是因为空气污染,“可能是因为‘上边’要求的吧,拆迁从去年就开始了。”

  从去年5月江苏省环保厅的通报中,记者查到连云港化工产业园被挂牌督办的原因,其中之一便是因为化工企业与居民之间“500米的卫生防护距离不够”,将这些“距离内的居民”搬迁,是整改的措施之一。在连云港市政府的公开信息中,该市环保局去年12月发布的一则信息提到,截至当年12月16日,化工园区已“累计拆迁居民1298户,拆迁面积26.5万平方米,化工园区卫生防护距离内的居民已全部拆迁到位。”连云港化工产业园区管委会主任吴爱军也曾在今年1月12日由环保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截至去年9月份,灌南县“已全面完成了1298户居民卫生防护距离内居民的拆迁工作”。但事实上,目前还有包括乐清谷等至少5家没有搬走。

  董沟村的勇晨梁(化名),正戴着厚厚的黑口罩,拿着大锤在废墟堆里敲打并寻找着还没有被人拣走的钢筋。他的村子不在被拆迁范围之内,但也同样每天都“享受”着化工企业排放出来的有异味儿的空气,“难道有毒的空气飘多远,就要把人搬多远吗?我觉得重点不是要把人搬走,把污染源的排放管住才是根本。” 勇晨梁说这是他理解的化工企业环保整治目标。

  江苏连云港化工园整改期内仍事故频发 污染现状堪忧江苏连云港化工产业园的标志性建筑,远处是一座连着一座的化工企业。闫峰/摄 被倾倒在拆迁垃圾废墟里的化工废料,远处是国控污染企业兴鑫…【详细】

  今年起无锡义务教育将免试入学 坚持零择班长期以来,我市大力推进义务教育高位均衡、优质均衡发展。无锡义务教育招生入学公办学校100%实现按照小学划片入学、初中对口直升的方式进行,基本…【详细】

  南京溧水打造“两节一赛”:环境美了农民富了南京溧水区洪蓝镇的农户潘三伢、张菊云夫妇一年仅卖草莓一项,能净得十多万元 这个春天,对南京溧水区洪蓝镇的农户潘三伢、张菊云夫妇来说,特别…【详细】